乌洛波洛斯之旅 01

 《Thor:Ragnarök》

无性/Alpha!Thor/Omega!Loki



*少年Loki引诱成年Thor的初夜涉及非常详细的性行为描写
*HE中篇连载中/半现代AU

 

 「 Loki和Thor从灭霸手下逃脱,掉进另一条世界线中,Thor意外失去了力量与记忆。两人的命运却因为少年时的一夜结合而更加紧密。」

 

-



But that your trespass now becomes a fee;

但如今你的罪变成了馈赠,

 

Mine ransoms yours, and yours must ransom me.

我赎你的罪,你也赎我的败行。*

 

 

 

*Aesir神族不会性别分化,和自己的灵魂伴侣在一起时相当于Alpha,只能闻到灵魂伴侣的信息素。

 

 

-

 

 

 

“Loki,不要再次背叛我。”

在和Loki对视了一眼后,Thor立刻知道了他兄弟的打算,他大声吼叫出来,想让Loki回心转意。灭霸加重了手劲,捏紧了雷神的脑袋,让他的劝阻成了哀嚎。

 

“不————!”

 

原本单腿屈膝跪着的Loki站了起来,他的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狡黠、阴诡、讨好通通没有,只有平静。他摊开手掌,散发着蓝色荧光的宇宙魔方旋即出现在他的掌心中,缓缓转动。

 

“你,”灭霸伸手指了指Loki身后倒在地上的几具尸体:“是最识相的一个,我会考虑不杀你。”他脸上紫色的皮肤扯出了几道褶皱,姑且可以把这当做一个笑容。

 

宇宙魔方的光辉映照在Loki脸上,让他的皮肤发蓝,像极了他冰霜巨人的形态。他站在灭霸十米开外,并且没有进一步的打算,目光却黏在了兄长身上,Loki试探性地问:“那他呢?”他的目光移向了负隅顽抗的雷神。

 

“别担心,我什么都知道,我会杀了他,让你一劳永逸。”

突然大笑起来的灭霸抬起手,他又加大了力度,将已经陷入昏迷的雷神提了起来,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握住了Thor的双腿,准备将他扯成两段。

 

从Loki手中升起的空间之石像一方微缩的海洋,蕴含着的无限能量在其中不停地碰撞着,翻滚着,如同不安分的波涛。猛然之间,它在一股无形的力量作用下撞向了灭霸。这种雕虫小技毫无疑问会被识破,灭霸稳稳接住了魔方,不悦地说:“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识相。”

 

黑发的诡计之神站在远处歪了歪头,露出一个熟悉的微笑:“小心脚下。”

 

灭霸手中的宇宙魔方转瞬之间成了一团握不住的幻影,他低下头看到了真正的宇宙魔方,正在他脚边扭曲空间——一个时空裂缝正在迅速地展开,连他也无法阻止。顾不上撕碎雷神的灭霸松了手,退后到安全的区域。比起逮住那个作弄他的邪神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譬如在空间之石冷却后回收它。

 

失去意识的Thor掉进了时空裂缝中。这反倒令Loki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状况总比被灭霸撕碎来得好。坍塌的裂缝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蔓延开,眼看就要侵蚀到Loki站着的舱板了。他向下看去,熟悉的夹缝近在咫尺,光怪陆离的千万条线向下延展,纠缠在一起,那是时间线,是这个世界所有的可能性。

 

如果掉进去,幸运的话能在另一条世界线上着陆,运气差些的话或许会失忆,变成凡人,甚至永远飘荡在暗物质之间直到死去。现在,Loki第二次准备孤注一掷了。

 

“我会追杀你,折磨你,胆敢背叛我的卑贱物种。”

“省省吧。”

 

邪神丢下一句满是嘲讽意味的话后,纵身一跃,也跳进了那道万丈深渊之中。

 

 

*

 

 

跌进时空裂缝的感觉不太好受,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煎熬。而其令人痛苦之处并不是在各条时间线之间流浪,而是那些我一直在抗争,在抗争无果后逃避的东西又卷土重来了。

 

人们称之它为,命运。

而我是命运的囚徒。

 

幼时无意得知的禁忌预言在我眼前再次浮现,它们在我漫长的坠落中提醒着我:无论我逃到宇宙的哪个角落,注定的悲剧始终会降临。

 

在这悲剧之中,我将永远与Thor相连。

 

关于这个禁忌预言的开端,就要从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说起。那时的我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Thor也一样,但却又和我有些不同。他耀眼而壮烈,像一颗初生的太阳,有着强大的意志力,过人的勇猛、力量和睥睨众生的自负。作为Aesir神族的一员,他甚至超脱了世间普遍存在的第二性别,凌驾于Alpha、Beta、Omega之上。

 

人神爱他,诚然,我也不例外。跟在他身后,追逐他的日子一久,我便成了他的影子。

 

Aesir神族崇尚用意志与武力征战四方,坚韧的肉体和强大的力量是作为至高神继承者必不可少的要素。所以Odin会偏爱Thor,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即使九界最优秀的魔法师,我的母亲Frigga教会了我使用大部分魔法,我依旧是人们眼中伺机而动,巧言令色的柔弱次子,翠绿的双眼时时浸在沉思中,面容灰白而缺乏血色。

 

更糟糕的是,我还是个Omega。

 

在第一次热潮来的时候,Frigga在寝宫中抱着高烧到神志不清的我,喂我喝下药水,流着泪,安抚我说:“这是个意外。”后来在得知我的身世后,我才明白自己不是Aesir神中的一个意外,而是冰霜巨人中的一个必然,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然后Odin撒了谎,他说:“你们两人都是与生俱来的王者。”

 

但这又是个自相矛盾的许诺,毕竟Asgard只能有一位君王。众神之父的这个谎言实在不太高明,连那么年幼的我也会对其产生疑惑。

 

或许我再愚笨麻木些,就不会得知那些诅咒我一生的秘密了,但我还是从金宫中溜了出来。

 

在世界之树盘曲蜿蜒的根部,兀尔德之泉的源头,我见到了The Norns。她们不常现形,但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三个重叠的女神幻影在湖泊的中央徘徊着,她们身上披着透明的轻纱,和清澈的湖水融为一体,不时抖落下一捧星光,碎进水中。

 

我站在河岸边,请求她们为我预言。那时我还不知道从命运三女神口中攫取未来的代价是献祭生命,或许她们也不忍伤害神域的二王子。纵使一向的规矩让她们缄口不言,将有关我命运的话语都压在舌下,但通晓一切而招致的悲悯还是让她们内心动容,并且为我展示了一些隐晦的幻象。

 

平静的湖水中映出万丈碧空,烈日灼灼。女神再一挥手,幻象立即转变为一片浩瀚星海,圆月高悬。

 

其中含义不言而喻:白昼只需要一颗太阳,另一颗只能成为夜里的孤月。Thor是太阳,而我永远都与Thor背道而驰。

 

这令我大失所望,不甘心的小王子骑上神马,在Idavoll平原上唯一一条布满荆棘的小路上疾驰,穿过冥界与黄泉。十三个昼夜过去,我终于抵达了阴间与阳世之间的遗落之地,在巨石阵围起来的孤坟中,我见到了女巫Volva*的遗骸。

 

“瞧瞧谁来了?我们的稀客,Asgard的小王子,诡计之神,聪慧过人的少年神!”

 

我并不惧怕,请她为我预言。

 

黄土中的白骨躁动着,亡灵女巫用不存在的咽喉发出刺耳的低吟:“我的预言即是诅咒,一旦出口,绝不收回,无论是好运还是噩运都将永生永世烙入你的灵魂之中,直至万物的终焉。即便如此,你也不后悔吗,诡计之神?”

 

我依旧没有回心转意,再次请求她为我预言。

 

“那么,现在请你给我些东西解渴吧,我的喉咙干得快发不出声音了。在那之后,我会满足你的请求。”

 

来得匆忙,我并没有带水壶,四周也没有湖泊河流。预言是神圣之事,我断然不能用法术嘲弄Volva。于是我用匕首割破了手掌,将鲜血淋在了坟茔之上。

 

顷刻之间,那些混杂着我血液的土壤包裹着枯骨,重塑成了一只瘦削的怪物,她披着黑袍,面目丑恶残破,声音尖锐凄厉:“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神,现在,听清我的话语,看清你眼前的幻象!”

 

石阵周围燃起滔天黑火,它们形成一个燃烧的圆圈,将不知所措的我困在其中。然后无数的画面在我四周、头顶交错闪过,黑火照亮了它们。

 

我在原地转动,四处张望,看清了每一个幻象,有身为女性的我,身为马匹牲畜的我,身为恶魔的我,身为君王的我,身为弄臣的我,身为冰霜巨人的我,而与我对峙的敌人,永远都是Thor。

 

强大而不可战胜的雷霆之神Thor。

 

“改变你命运的力量在各个宇宙独立存在,互不干扰。用这股力量扭曲你,操控你,破坏你的人永远不会为之付出代价*。”

 

不同时间线中的我面目迥异,但忽然之间他们都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包围着我,瞪视着我。

 

“而你,一直都是人们口中那只自作自受的豺狼,并且永远无法改变这悲惨可笑的一切。”

 

随之而来的还有生灵涂炭的世界群像,年少的我迷失在这庞大的预言幻境中,落荒而逃。无论我踏出多少步,却始终困在石阵中央。然后一道雷电落下,撕裂一切,Thor出现了,而每一个时空的我都凄惨死去。

 

“Thor与你的命运息息相关,永不分离,你属于他,他却永不会属于你。你无法击败他,杀死他,取代他,只会一次又一次被他消灭。”

 

我不停地狂奔,穿过一樽樽高大的石像,黑色的火焰一路燃烧到我的脚边,燎上了我绿色的衣袍边角。令人胆寒的凄厉声音却如影随形:“跑吧,小王子,用尽你的余生去追赶,咬噬自己的尾巴*!”

 

在这之后的故事都无关紧要了。我将这段骇人听闻的经历永远埋藏在了心底,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包括与我最亲近的母亲,当然也不能告诉这个预言的另一个主角,Thor。他只会拍拍我的脑袋,大笑着让我少听那些女巫的胡说八道。

 

一直以来,我都在努力淡忘这个诅咒,但此后数百年间发生的事都一次又一次地让它得以印证。我和Thor逐渐背道而驰,反目成仇。可某种比这个诅咒更强大的联系让我们之间始终藕断丝连——我和他年少时犯下的一个错误。

 

人们通常把这种联系称为“爱”,但事实上这个词又太过粗浅平淡,与我和Thor的关系相去甚远。

 

最终在齐心协力逃离诸神黄昏后,Thor和我还是殊途同归了。但在面对强大到不可战胜的灭霸时,我再次背叛了他,背叛了Asgard的人民,我的选择让我和他逃离了原本的时间线,却同时也加速了原宇宙的毁灭。

 

毕竟我从他那儿学来的一丁点高尚精神与救世情结,还不足以压倒我求生的本能。

 

现在,我终于要抵达另一条世界线了,坠落的加速度让我的意识变得模糊。新的故事要开始了,我知道自己将在新的世界中与兄长重逢,或许他会因为我带着他落荒而逃而更恨我,在心头为我的累累恶行再加一笔。

 

可说真的,我已经厌倦了这个无休无止的诅咒,不想再重蹈覆辙。

 

那么这一次就将让Loki不复存在吧。

 

 

*

 

 

同样落入了时空裂缝的Thor显然没有像Loki一样的机会去回顾自己的前半生,从头到尾保持着昏迷状态的他进入到了一个久远的梦境中,而这个梦恰恰与Loki所说的“年少时犯下的一个错误”有关。

 

那是一个雷电交加的漆黑雨夜,罕见的恶劣天气并没有对金宫中盛大的狂欢造成丝毫影响。这场晚宴是为了庆祝Odin的长子Thor成年,第一个千年过去,金发碧眼的少年已经出落成了高大健壮的雷神。夜幕降临时,他刚从Alfheim征战归来,黑暗精灵的残党在他手下惨败,刚成年的Thor已经是锋芒毕露,屡立战功。

 

金宫中灯火通明,众神们唱着古老的歌谣,大声地谈笑着,享用着满桌的珍馐美酒,舞女们袒胸露乳,身上挂满了宝石珍珠,在席座间起舞。第三只烤火鸡已经进了Volstagg的肚子,而他们的中心,今晚的主角,Thor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得意洋洋地叙述着自己的丰功伟绩,砸碎了一个又一个水晶酒杯。他喝得实在是太多了,让他第一次知道了自己还会醉酒这回事。

 

当然,也不排除这是Loki从中作祟的缘故。

 

醉醺醺的年轻雷神步履蹒跚,东倒西歪地摇晃着,被人架着臂膀带回了他自己的寝宫中。刚进大门时,Thor一个踉跄撞在了扶着他的人身上,柔软的黑色短发蹭过了Thor发烫的面颊,一股带着腥味的凛冽焚香擦过他的鼻腔。一般来说,Omega的信息素并不会影响Thor。

 

然后夜空中有一道闪电在远方落下,照亮了一切,也让Thor看清了那双翠绿的眼。

 

一双沉溺于深思和计谋,却又楚楚可怜,惹人蹂躏的眼,仿佛在说:“吻我吧,哥哥,给我一个吻我将死而无憾。”

 

【不可描述的车】 


照理来说,因为自身体质的特殊,Thor并不能标记Loki,或者说Aesir族从不和外族通婚,根本没有前例可循。他们是首对打破禁忌,结合的伴侣,而某种比标记更亲密的烙印正在他们体内深处成型。

 

逐渐清醒的Thor看到那双碧绿的眼睛里下起了暴雨,那股若有若无的焚香遽然充斥了他的鼻腔,甚至渗入了他无味的灵魂之中,冰凉得如同Jotunheimr尽头的冰峰,浓烈得像Ymir的血海。

 

梦境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与他交媾的少年的面容也像风中的尘沙一样散去,只有那股香气盈满了他的身体。

 

“Loki————!”

Thor吼出了那个名字,在猛地睁开眼后,一滴雨水落进了他湿润的左眼眶中。他正躺在冰凉潮湿的地面上,脑中一片空白,像刚经历了一场暴雪的荒原,空无一物。

 

他刚才喊的名字是什么来着?Loki?那是谁?

 

“嘿,你没事吧?”

有位好心的路人在湿滑的雨夜停下了脚步,凑过来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了。Thor全身酸痛,特别是嗡嗡作响的脑袋,他站了起来,浑身的皮甲都是泥污,红披风也不例外。

 

“嗯……还行,没什么大毛病。”他看了眼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回答道。

 

这位好心人比他稍矮两三公分,一头棕色的短发,打着伞,穿着灰色的卫衣和运动裤,怀里还抱着只黑色的小杜宾,似乎是个出来散步却撞上了阵雨的倒霉蛋。

 

除此之外,他还有双似曾相识的漂亮绿眼睛,令人怀念。

 

棕发男人在Thor的奇装异服上打量了一遍:“你需要什么帮助吗?我家离这儿不远,你可以去换身衣服,我帮你报个警之类的。”

 

“那真是太好了,感谢你的帮助……另外你叫什么?”Thor露出了一个诚挚的笑容。

 

老天,他愚蠢的哥哥果真把他忘了。

虽然现在的状况在Loki的预料之中,也是他最期盼的情况——他不用面对Thor的质问和愤怒,他又重新占据了上风!甚至能将失去力量成为凡人的兄长再次玩弄于股掌之间。

 

英俊的棕发绅士笑了起来,眼中狡黠的光一闪而过:“我叫luke。”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Thor……”在脱口而出后,Thor开始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叫这个名字。而他的脑子里只有一团浆糊,唯一能打捞起来的也只有“Thor”这四个字母了。

 

Luke看上去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善,他打着自己的伞自顾自的走了。不过Thor也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一边努力回想着有关自己的事,一边淋着雨跟了上去。

 

一股几乎难以察觉的焚香顺着风吹了过来,失忆的雷神吸了几口气,那味道又消失了,只剩下路边草木淋过雨的清香。街边一辆汽车飞驰而过,又溅了Thor一脚泥。

 

“该死。”

 

 -

1《Sonnet 120》William Shakespeare

2《Thor V3》#010

3《Thor&Loki:Blood Brothers》

4  隐喻Loki的命运如同Uroboros



 

 


 
标签: 雷神 锤基 Thorki
评论(20)
热度(636)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 奶霜发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