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洛波洛斯之旅 02

《Thor:Ragnarök》

无性/Alpha!Thor/Omega!Loki



*涉及详细的性行为描写
*HE中篇连载中/半现代AU


「Loki收留了失忆的Thor,还要处理灭霸派来追杀他们的怪物。Thor在梦境中想起了更多的回忆。」


-

01

-


“你有手机吗?”

“没有,那是什么……等等,我好像知道那个。”

 

当Loki刷开酒店第二道门禁,进入内部公寓独立入口的时候,跟在他身后的Thor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蠢话,至少在凡人眼里会非常愚蠢。Thor还是能从模糊的记忆里挖掘出些无关紧要的常识来,然后巧妙地避开了所有重要的部分。

 

“你们是不是还会用……一个叫电子邮件的玩意?”

一身泥的金发大个子皱着眉头用手比划着,他说话的声音可不小。现在是深夜,平日里灯火通明的大厅现在只留下了温暖暗淡的环境光,透明的水幕顺着乳白的大理石墙面淋下,跌在水池中发出轻柔细微的声音。

 

满身泥污的怪异男人引来了门卫的侧目打量,Loki有些尴尬,朝他们笑了笑希望得到谅解。在无人看到的地方他又恢复了一脸漠然的表情,领着身后好奇的Thor进了电梯,然后直达38层入户。

 

Thor的身高过人,这个单身公寓的门对于他来说矮了些,让他下意识地俯了俯身。

 

“说真的,这个地方看起来还挺……朴素的。”实际上Thor想用的词是寒酸,但他不能冒犯这位给予他帮助的好心人。

 

“我喜欢简单些。”

不,我真是恨死简单和朴素这种词了。Loki在心里骂道。

 

事实上这栋建筑是曼哈顿中心最奢华的公寓,大部分人穷其一生也买不下其中任何一间。可就算是凡人眼中的天价居所,也比不上Asgard金碧辉煌的宫殿虹桥,Loki罕见地同意了他兄长的看法。

 

虽然Loki是在Thor之后掉进时空裂缝的,但因为一些意外让他先抵达了现在的世界线。这里是中庭的平行世界,而且据Loki了解,这个世界没有复仇者联盟这种多管闲事的超能力组织。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完好无损,法力也没有受到影响,在这儿简直是如鱼得水

 

他将怀里的小杜宾放了下去,背对着Thor开始换鞋。

 

顺理成章地,在Loki上了两三步台阶踏上地板后,脏兮兮的雷神也跟着他走进了走廊,他的靴底沾着泥水,在干净的地面上留下一团团污渍,这肮脏的声音折磨着Loki的耳朵,他突然转过身喊到:“等等!”

 

听话停住的Thor楞了一下,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黑色的小狗摇着尾巴在他脚边跑了一圈,嗅了嗅他的裤腿,打了个喷嚏又跑开了。站在一旁的热心先生似乎是个讲究的人,但那种焦虑又嫌恶的眼神一闪而过,并不容易被察觉。

 

“你把衣服都脱了。”

 

Thor有些不好意思,他移开眼神尴尬地笑了笑:“在这儿?不太合适吧。”深更半夜收留他,对他施以援手,一进门就要让他脱衣服,这怎么看都是某种暧昧的艳遇情节。尽管Luke看上去颇为英俊,的确是他会喜欢的那类型,但这样的发展也有点太快了。

 

他心里的想法都写在了脸上,当然也逃不过Loki的眼睛。瞧瞧他哥哥的傻笑,Loki几乎都能猜到Thor内心的想入非非了——他的哥哥在这种小事上总是如此意志不坚,就像他不久前还口口声声说着永不放弃他的凡人女友,分手却只用了两句轻描淡写的解释。

 

但Loki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立场去责备Thor,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伴侣关系,也不存在忠贞与长情可言。

他们只是对水火不容,又无法分开的倒霉兄弟。

 

以上无意义的思考只花了Loki两秒不到,然后他指了指Thor身旁的脏衣篓:“不管怎么说,我不想明天再让保洁来返工了,你右边的那间是浴室。”他话音未落,Thor就已经爽快地开始脱衣服了,在脱掉最后一层贴身衣物后,那具熟悉的精壮肉体又裸露在了Loki面前。

 

Loki瞟了兄长一眼,但仅仅是这一瞥,就又让他久远的回忆开始翻腾,变得清晰生动。他甚至记得自己那晚在Thor的左胸上留下的吻痕的位置。

 

毫无征兆,Loki的脸颊开始发烫,但他的情绪不容易波动,也不会像无知少年一样悸动羞赧。一种奇异的感觉牵扯住了他,让他全身的神经都在为之辗动,唯一的解释是他被自己Alpha的信息素影响了,但Thor身上根本就没有气味,他也压根不是个Alpha。

 

“你怎么了?”

Thor看他捂住了口鼻,神情有些怪异。棕发的男人朝他摆了摆手,连话都不屑多说一句地走开了,用手势催他赶紧进浴室洗澡。莫名其妙的Thor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胳膊,并没有什么臭味,只有泥土混着雨水的腥味。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一些有关你自己的信息,尽可能回想。”换了身睡袍的Loki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他想知道自己的兄长还记得多少东西。

 

已经洗好澡的Thor穿上了Loki的衣服,到他们的尺码不太合衬。这位看上去像流浪汉一样的角色扮演爱好者身材实在好得过分,性感饱满的肌肉快把那件黑衬衫撑开了,扣紧的纽扣摇摇欲坠。他皱着金色的眉毛思索着:“我叫Thor……”

 

“你已经告诉过我了,说点其他的,姓氏,地址什么的?”

 

金发的男人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短粗的胡茬:“我不记得了。”

 

无意间,Loki看到了Thor手背上的一道伤口,并不深而且已经止血了。这意味着雷神不仅失去了所有有用的记忆,他的力量也不翼而飞了。他现在不过是个强壮的凡人,比从前被Odin贬下中庭的状况更凄惨了。

 

这真是命运最完美的恶作剧,几乎让Loki自愧不如。

 

一无所获的谈话要结束了。Loki虚情假意地叹了口气,合上了电脑的屏幕,放在了身旁的坐垫上,抱歉地说:“那我可能要把你交个警察了,或许他们会带你去医院做点精神坚定什么的。”

 

“医院”两个字让Thor有些警觉,不知怎么的,他想起了被束缚带绑着的感觉:“不,不,Luke,别报警。我的脑子很好。”他慌张地抬起头,望进了面前棕发男人的眼里。Luke的眉毛微微撇着,下垂的绿眼睛里写满了无奈,没有侵略性的敌意,却似乎看穿了他灵魂的深处,从中勾起了一丝稍纵即逝的熟稔。

 

“我想起来了!我在找一个人。”

终于找到头绪的Thor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笑容,他的这句话成功引起了Loki的注意:“谁?”

 

“好吧,我知道这很难解释,我在找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但是我不记得他是谁,也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Thor有些心虚地看了一脸兴趣盎然的Luke,似乎在他脸上找到了关键的线索:“但是你的眼睛和他的很像。”

 

听到这话的Loki心里一惊,连忙偏过了头看向别处。Thor要找的人毫无疑问就是他,雷神的弟弟,Asgard的噩梦,诡计之神Loki。一无所有的雷神唯一惦念的居然是自己恶名昭彰的兄弟,他应该对比感到虚荣和骄傲才对!

 

可Loki也不免疑惑,为什么Thor会在潜意识里执着于寻找他。因为他是Thor最后的亲人兄弟?亦或是因为他在最后一刻的行为让Thor误以为他背叛了自己?

 

这些答案都不能令Loki满意,而他几乎不敢想到那个令他梦寐以求的原因——Thor和他之间永恒的联系,再次发挥了作用。

 

现在的情况可不太妙,Loki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转移Thor的注意力,免得他专心致志地打量自己会发现更多的破绽,他把手伸到沙发的靠垫后面摸索了一阵,用法力变出了一副平光眼镜戴上,希望可以挡住Thor那该死的炽热目光。

 

“所以呢?你想留在我这儿?”

Loki看着他,还没擦干的水滴顺着Thor金色的短发滑下鬓角,他语气诚恳地回答道:“我可以力所能及地帮你做些事,作为回报。”

 

“任何事?”

兄长的态度又让Loki的那些坏心眼蠢蠢欲动了,他放松脊梁靠在了沙发上,本来就只有一根腰带束着的浴袍松开了不少,露出半边白皙的锁骨。然后棕发的绅士慢吞吞地开口:“过来,先帮我一个忙。”

 

Thor这次没有先前的迟疑和扭捏,他起身走到了Loki面前,那股要命的眩晕感又涌了上来,如果用酒精和吗啡对人类的影响来做类比,而Thor就是他的致幻剂。

 

“帮我把电脑放回办公桌上。”

乐意帮忙的Thor弯下腰去拿他手边的笔记本电脑,两人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迫使无力的邪神往后仰去。Thor的胸膛抵在了他的肩上,这让Loki的吐息抖了一下。

 

他的细微反常也被雷神捕捉到了,偏过头问:“你没事吧?”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两三厘米,鼻息交错在一起。Loki几乎能看到兄长那双蓝得发亮的眼睛上浓密的金色睫毛。

 

Thor当然也察觉到了气氛的暧昧,他瞄了眼Loki的薄唇,表情变得微妙起来——他们几乎就要亲上了。但Thor却一把拿起电脑站了起来,移开了目光,尴尬地补了一句:“不用谢。”

 

意识到自己被拒绝的Loki楞住了一会儿,他在心里决定收回一半那些责怪Thor朝三暮四的话,说:“我没有准备多余的房间,你只能睡沙发了。”

 

他知道Thor不会计较这些。

 

之前在SAKAAR星的时候,Thor突然变得聪明的脑袋让Loki有些措手不及,并且因此被自己的哥哥摆了几道。可惜这样的情况并没有维持太久,如今失忆雷神的脑子又变得空空荡荡的了,理所应当地在Loki的公寓里住下了,完全没有思考过为什么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男人会Luke收留自己。

 

第二天早晨,Thor吃光了整个冰箱里所有的松饼和十个煎蛋,当然都是他自己做的。然后他坐在露台的餐桌旁,手里抱了一大盒牛奶。清晨的阳光不错,他不太习惯穿那件不合身的衬衫就从Loki的衣柜角落里找出了件白T恤换上了。

 

Loki养的小杜宾在听到动静之后就一直缠着他到处跑动,在Thor给了它三块培根之后才消停了下来,趴在他脚边继续打盹。

 

快十点的时候,Loki才起床,他走到客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餐桌上的一片狼藉,Thor看了看时钟,又看了看一身睡袍的棕发男人,提醒道:“已经十点了,你不用上班吗,我记得你们凡人都需要干这种事换去酬劳。”

 

他的蠢哥哥为什么能把无关紧要的凡人生活记得这么牢?

 

Loki转了转眼睛,解释道:“我在大学任教,不需要每天按时上班。”

 

“大学?”Thor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子,疑惑地盯着他。

 

好吧,他显然又高估了Thor的脑子,Thor对凡人的生活记得也没那么牢。

 

“我下午会去上班。”

Loki走到了露台上,初升的日光刺得他睁不开眼,他屏住呼吸,避免自己被Thor的味道影响,伸手把桌上的盒子一把扫到了Thor脚边的垃圾桶里,说:“别出门,不要和任何人说话。”

 

“为什么?”

 

因为只有我知道你是雷霆之神,而不是个胡言乱语的疯子。我可不想去精神科或者警局把你认领回来。Loki是这么想的,但他当然不能这么说:“你可以自己好好回忆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一个记不清自己从哪儿来的人上街可是个大麻烦。”

 

幸好Thor目前为止表现得都非常合作,完全没有以前被Odin丢下中庭以后的不安生。

 

一看到Loki,杜宾就跑了过去在他脚边转圈圈,等着主人给自己喂食。Loki把装满狗粮的小盆放在它面前,它反倒有些泄气地垂下了尾巴。

 

“你知道你只能吃这个,现在。”

 

一旁的Thor看到Loki小声地和小杜宾交谈,觉得他举止怪异又有趣,开口问道:“它叫什么?”

 

“Fenris.”*

 

雷神挑了挑眉毛:“它很可爱。”

 

按照Loki自己的说法,他下午的确出门了,但他没有去上课,而是在公寓的个人影院里待了一下午,中庭人拍的电影虽然无聊,还不如他自编自导的舞台剧有趣,但他也实在找不到其他乐子了。

 

在这期间,Loki还顺便用法术窥探了Thor的动向。失忆的雷神信守诺言,并没有离开公寓,而是开始研究起电视和电脑。

 

等到Loki晚上回去时,他发现Thor已经学会了摆弄电脑,正在敲打键盘搜索着什么资料。他没记错的话,以前Thor对中庭人这类科技不屑一顾。

 

“你会用这个?”

“刚学会”

 

网络上的信息引起了Thor的兴趣,他还不太习惯一只眼睛的聚焦,前后移动了一下上半身。

 

Loki脱下了黑色的大衣和绿色的围巾,放在衣帽架上,和他保持着距离,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你找到什么了吗?”

 

“一些有趣的东西。”Thor笑了笑,拿起电脑准备走过来给Loki展示屏幕上的页面,却被Loki叫住了:“不,你就坐在那儿,我看得见。”

 

他时刻注意着和自己兄长的距离,Thor的无味信息素浓度过高很有可能引发意外,譬如他会摆脱抑制剂的控制,进入热潮期。

 

“我搜索了自己的名字,发现我和北欧神话的雷神同名。”

 

“是挺惊人的,你父母取名的癖好真是与众不同。”

雷神那只蓝眼睛注视着他,Loki有些心虚,不着痕迹地移开了目光,随口应付了两句。

 

Thor将网页下拉了些,继续说:“‘我’还有个弟弟*,来自Niflheim的诡计之神。”

 

中庭人给我的名头还不赖,Loki想道。他虽然也乐意听听这些在凡间流传的神话故事,但难保Thor看多了不会重获记忆,那他的麻烦可就大了。他得赶紧制止他的哥哥继续研究下去:“这可不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难不成你还是落难的雷神?中了你无恶不作的兄弟的诡计,然后沦落到了曼哈顿街头?”

 

听到他的话,Thor愣了一秒,回答道:“他不会这么做的。”

 

一句话,寥寥几个单词,却像石子撞进了平静的湖面,涟漪层起。Loki抬起头看向他,邪神的视力很好,就算他们之间隔了半个客厅的距离,但他还是看得清那只蓝眼睛里的疑惑——Thor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肯定。

 

“这上面说他起初的恶作剧都是出自善意,或许……”

Thor絮叨着,更像是在说服自己,但这也无法解释他心里无由来的直觉。

 

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Loki的思绪就被Fenris突兀的叫声打断了。它对着露台竖起了自己的尖耳朵,低沉的咆哮在牙齿间打转。

 

接着是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了主卧室的阳台上。

 

“一定是楼上那个该死的酒鬼在开什么聚会。”

Loki和Thor同时站起身,棕发男人看了自己的兄长一眼,连忙解释道。

 

然后Loki往声音的来源走去,顺便迅速地想了个借口拒绝了Thor的跟随:“你待在这儿,我可不想其他人看见你,然后误会我叫了什么特殊服务。”

 

进了主卧室之后,Loki把门锁上,开始快步朝满地都是碎玻璃的阳台走去,金色的荧火流过他身上的衬衫和西装裤,然后虚假的幻象被灼烧殆尽,变成了一身金绿相间的长袍。

 

体量和人类接近的四手两脚怪物在察觉到Loki的靠近后,跳了下来,落在了阳台上,它的外壳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那是灭霸的斥候部队——先驱者。

 

Loki抽出两把匕首抛向空中,在先驱者张开獠牙向他冲过来的瞬间接住了它们,干净利落地猛刺向了怪物的脑袋。

 

就算是他,也没有料到已经达成目的的灭霸还会派出势力跨越世界线来追杀他和Thor。但先驱者不会只有一只,就算Loki杀了这只,也会引起灭霸的注意,然后派来更多更强大的手下。

 

就算他放弃和疾驰的命运抗争,也终究还是逃不过它的追捕。

 

先驱者的是由人类基因改造的产物,伤口喷溅出的猩红血液溅在了Loki冷白色的面颊上,他嫌恶地擦了一把,将黏糊糊的血从黑色的长发上捻下来,抬脚把先驱者的尸体踹到了一边。

 

另外一边的Thor没有再老老实实地待在客厅里,而是跑到了露台上,但外边什么都没有发生。隔壁阳台上的Loki正在打电话,旁边是一堆摔得粉碎的酒瓶,他似乎在和公寓管理人员沟通,而楼上的公寓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尖叫声。

 

当然,这都是Loki用法术匆匆制造出的幻觉,但蒙骗凡人状态的雷神绰绰有余了。

 

挂断电话的Loki朝一头雾水的Thor无奈地耸耸肩,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客厅里去,然后走回了房间里。Thor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他看了看四周,夜空中灰蓝的云都被城市的灯火烘黄,包围着他的幢幢高楼缄口不言,沉默地观察着他的茫然。

 

他回到客厅里却没看到Loki,他也不想再去打扰对方,就关了灯,在沙发上坐下开始打盹。

 

而房间里真实的状况则是一片狼藉。Loki擦干净了身上的血渍,给自己倒了杯酒,坐在床沿上对趴在墙角的黑狼说:“好了,你有正餐吃了。”

 

变回了原型的Fenris看上去高兴了不少,他扑到先驱者的尸体上开始撕咬它的血肉。Loki皱了皱眉,说:Fenris,虽然你年纪太小还不能化形,但你有必要学会些用餐礼仪。”

 

本来吃相狰狞的狼发出了一声呜鸣,然后把尸体拖到角落,背对着自己的主人继续进食。

 

 

在沙发上打盹的Thor很快就进入了熟睡状态,在掉进另一个中庭的第二天晚上,他零碎的记忆又开始在梦境中拼凑成形。

 

Thor在成年之前也没少喝过酒,但却从来没醉过,但在从Alfheim回来的那次庆功宴过后,他就时常醉酒,频繁的时候一个月会有好几次,以至于Fandarl他们都会嘲笑Thor的酒量大不如前,但这并不能阻碍神王的继承人在宴会上豪饮,他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循环。

 

【车】

 

深邃浩瀚的夜空压在他苍白的脊梁上,星辰正在衰亡,光芒微弱,但Thor依旧看清了Loki身上触目惊心的淤青和吻痕。

 

“我都做了什么,Loki?”

恍然大悟的Thor内心震惊不已,他试探性地靠近Loki,然后Loki转过了上半身,翡翠一样漂亮的眼里一如既往的水分充足,它们闪着光,比暗淡的星辰更耀眼。

 

邪神笑了,一如既往地扰人心神,他抬起手,一群金色星光聚集而成的蝴蝶便从他黑发之下飞出,然后他说:“给我一个吻吧,我会告诉你的。”

 

“不,我们不能。”

虽然Thor嘴里否定着,却依旧走到了Loki的面前,难以自制地低头吻了自己的弟弟。那些扑朔着薄翅落抖落下金光的蝴蝶落在了Thor的身上,然后转瞬之间变成了一条蛇,咬住了Thor的咽喉。

 

雷神痛哼了一声,放开了Loki。目的达成的邪神在他耳边留下了一句低语:“再一次忘了我吧,哥哥,把这都当做一场梦。”

 

当做对我触犯贪婪与色欲之罪的惩罚。

当做我妄图和你建立起永恒连接的惩罚。

当做我无法逃离悲剧命运的激流也要将你一并拉入其中的惩罚。

 

让我成为你梦中的阴影,我永远属于你,而你只会一次又一次地忘记我曾与你结合。

 

然后Loki的幻象也碎成了一把暗淡的尘灰,消逝在金宫外的万丈峭壁之下。但他的法术已经生效了,Thor很快又会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就像从前无数个由Loki一手促成的醉酒夜晚一样。

 

“不———”

第二次,Thor又大叫着从梦中醒来,他猛地坐起身来,与此同时,客厅的吊灯也闪了一下,然后毫无征兆地炸成了一堆碎玻璃。

 

已经是早晨了,今天Loki醒得比他早,听到客厅嘈杂的动静之后走出了书房。

 

“你又出什么事了,失忆的雷神先生?”Loki带着眼镜,手里还拿着本书,显然Thor一早起来就大吵大叫的坏习惯搅和了他的消遣。

 

Thor急促地喘息着,他站起来看了面前棕发的青年几秒钟,那眼神似乎要把他灵魂深处都看个清楚明白,看得Loki几乎汗毛直立了,然后他说:“绿眼睛。”

 

Loki的心跳瞬间失速,他的银舌头现在也打了结,一时半会,他能想到的单词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但Thor又移开了直勾勾的眼神,有些失望地说:“我想起来了,他是黑发。”然后转身去拿书房里的电脑。

 

站在原地的Loki楞了很久,他应该松一口气,但却止不住心底不断翻涌出的失望。

 

 

-

1 修改了电影的设定,此处Fenris属于Loki而非Hela。

2 修改了神话的设定,Loki依旧是Thor的兄弟,而不是Odin的义兄。

 

 

 希望大噶可以多留几句有关剧情的猜想和评论 我会更开心滴!


 
标签: 锤基 Thorki 雷神
评论(25)
热度(314)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 奶霜发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