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洛波洛斯之旅 03

《Thor:Ragnarök》

无性/Alpha!Thor/Omega!Loki



*涉及详细的性行为描写
*HE中篇连载中/半现代AU


「Thor打碎了Loki的抑制剂,在大学里碰见了一位熟人,Loki因为Thor的信息素陷入了短暂的热潮。」


-

01 02 03

-


Thor对电脑的操作已经可是说是驾轻就熟了,如果换做几年前的他,根本不会对这块破铜烂铁和人类的信息网感兴趣,而如今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雷神也仅仅只能依靠它来寻找和自己有关的线索了。

 

他的哥哥又梦到什么了呢?Loki还没有从那份膨胀的失落感中回过神来,他努力想平复这份不正常的情感,反复说服自己是在以掌局者的身份戏弄失忆的Thor取乐,就像摆弄一个塑料玩具士兵在桌面上行走一样轻而易举。

 

但Loki总是会忘记自己才是所有人中最敏感又斤斤计较的那一个。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始嫉恨Thor心里的那个夜夜梦回的影子,让Thor将注意力从他的身上移去了虚无缥缈的回忆中。

 

即使那个影子就是他自己。

 

眉头紧锁的Thor还在仔细地扫视着电脑屏幕上的每一行信息。之前有关北欧神话的传说他也都已经读过了,但那些中庭人添油加醋的童话故事显然没有勾起他太多的回忆,像石沉大海一样落进了他记忆的泥沼中。那么他现在重复之前的行为也将是毫无意义的。

 

不过对于Loki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Thor暂时还想不起来什么有用的东西,不会叫停这场有趣的穿越游戏,也不会来向他兴师问罪。在意识到现况依旧可控后,Loki轻松了不少,他端着牛奶走到Thor桌前,开口指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别再搜那些神话故事了,你昨天已经看了一遍了,难道你真的默认自己是他们其中一员了不成?”

 

Thor脸上聚精会神的神情开始转为沮丧,他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这也许听起来很荒唐……但是……”

 

“真是惊喜,你居然还知道这很荒唐。”棕发男人翻了个白眼,略带挖苦地回答道。Loki的初衷是想扮演成一个截然不同的角色,但有时总忍不住冷嘲热讽自己兄长的本能。

 

然而这也不能让Thor停下无用功,他有些焦躁地加快了滑动触摸板的速度,一道细微的蓝色电光在他指缝间闪过,电脑在一声短促的金属炸裂声后黑了屏,冒起了一小股白烟。这次Thor也被吓得不轻,他显然没意识到这是自己造成的,猛地站起身,撞得身后的壁橱一阵摇晃。

 

加上客厅刚刚炸掉的吊灯,这已经是连续两次Thor情绪不稳定而引起的力量泄露了,加上Thor不断新增的失而复得的记忆,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Thor有些手足无措,像一只横冲直撞,闯了一屁股祸的大型犬,他挠了挠深金色的短寸发:“它似乎坏掉了?”话还没说完,他这一抬手又惹了新的麻烦——碰掉了本就已经滚到了储物格边缘的一排试剂——玻璃碎了,里面透明的液体溅了一地,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味道。Thor手忙脚乱地去接,却只接住了试管架。

 

“噢,抱歉……这是……”

一时半会Thor也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儿了,他揉了下鼻子,退开一步避免踩到那堆试管。

 

站在办公桌对面的Loki环抱着双臂,叉开腿站着,回答道:“抑制剂,半年份的。”

 

他现在已经学会习惯Thor对他的影响了,只要距离不过于亲密,Loki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应激反应。

 

Thor突然发觉自己在这位好心人家里借住了几天却完全没有了解过有关他的事,他完全专注于寻找有关自己的谜题答案了。含糊其辞了半天,Thor才生硬地把话题转移到了Loki身上:“恕我冒犯,所以你是Omega?”

 

“没有什么可冒犯的,我的确是Omega。”

 

“你的伴侣不会介意我待在这儿吗?虽然我没有分化性别。”这话一出口就连Thor自己都发觉了其中的常识性错误:Loki如果拥有伴侣就不会准备抑制剂这种东西了。

 

出人意料的是,Loki并没有反驳Thor,解释道:“他离开很久了。”他敛下目光,“是我的哥哥。”

 

在Thor露出一个惊诧的表情后,Loki补充道:“我是养子,但是我们如同血亲,我很爱他,但却不能留在他身边。”他眼里有水光闪动,悲伤的回忆让他的眉毛微微蹙起。这虽然也是邪神屡试不爽的逢场作戏,但他自己也说不清这句话和这几滴泪里有几分是真情,几分是假意。

 

这段惊世骇俗的感情让Thor有些震惊,他不知道该对比作何评价,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安慰了Loki:“我很抱歉,去你们说的医院……之类的地方可以再买点这个吗?”

 

在地球上,抑制剂是严格限量供应的,但对于Loki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他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搞到多余的药剂。但现在放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捉弄Thor的良机,他又怎么能放过它呢?

 

Loki耸了耸肩,回答道:“很遗憾并不能,它的来源太有限了。”他瞥了Thor一眼,“你倒是能帮我些忙。”

 

Thor刚想开口解释又被Loki打断了:“如果你刚才的道歉是发自真心的,就别拒绝我。”

 

他拿起椅背上的大衣披在身上,Thor却以为他要出门了,连忙问道:“你要去上课?”

 

有时Loki也会忘了自己随口瞎编的身份,他愣了片刻,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迅速在心里为接下来的谎话措好了辞:“是的。今天我可能……”

 

“我和你一起去吧。”金发的大个子打断了他,笑了笑继续说:“我是说,如果你有什么紧急状况,也许我能帮上忙。”

 

他还真不客气,半推半就这么久,现在就突然接受了Loki性暗示和戏弄参半的要求。不过真要说会有什么紧急状况发生,Loki只能想到紧追不舍的灭霸了,把Thor留在公寓里的确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诡计之神可不想自己的兄长死于非命,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想。

 

Thor看了看房间四周,用手比划了几下,继续说:“而且天天在这儿待着也没什么用,出去走走或许我能想起来点什么。”

 

“找件外套穿上。”

Loki又忘了自己和Thor体型上的差距,他的兄长几乎要把那件黑西装的衬线给撑开了,可他现在也不能用法术变出件尺寸合适的外套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挑个时间去给Thor买衣服了。

奥丁的胡子在上,他堂堂诡计之神居然要为这种琐事费神!

 

“算了,你还是脱了吧。”

 

*

 

今天的阳光很好,但到了正午也难免有些刺眼。办公室的窗外传来合唱团排练的歌声,让整天泡在翻阅文件和敲击键盘中的女老师烦躁不已,她急匆匆地走过来,关紧了窗户,将那些恼人的声音掐断了。

 

“这些年轻人还真是精力旺盛,连一丁点时间也不愿意给午饭留……”她咬牙切齿地抱怨道,在转回身的时候注意到了站在对面办公桌旁的高大男人。他实在是长得过于英俊了,完美得甚至让她想起了文艺复兴时盛行的云石雕像。而Thor则是友好地朝她露出了一个直爽的笑。

 

“抱歉,请问你是……?”

坐在桌前的中年教授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棕发绅士,Loki放在桌沿上的手打了个响指,一道金光闪过,中年人便恍然大悟:“Laufeyson教授,中午好,有什么事吗?”

 

“我弄丢了我的课程文件,你能再帮我打印一份吗?”Loki伸手推了推自己的金边眼镜,他穿了一身灰色的格纹西装,斯文的气质看上去的确和一位学者别无二致。

 

有些秃顶的中年人连忙答应:“当然没问题!”他一边将复印纸放进打印机,一边问道:“你身边的这位是?”

 

正在走神观察窗外的Thor回过头来,一头雾水。Loki撒谎比他轻车熟路得多:“他是……我兄弟,等会我们有些事要处理,在我上完课之前,他能在这儿待着吗?”

 

微胖的女性转过头来,也想说说这个话题:“是的,我能理解,你的兄弟的确不能和你一起去上课。”她拧着眉毛,点着下巴,煞有介事地解释:“他会要了那些男孩女孩的命的,各种意义上都会。”

 

Loki拿起课程表,瞥了他一眼,Thor笑得更开心了,嘴边的胡茬都要翘上天了,他甚至给了那个女人一个眨眼。

 

“那只眼罩是什么新潮装饰吗?”女人好奇地问。

 

Thor摸了摸右眼,笑着解释道:“很难解释,算是吧。”

 

“我只想告诉你,真的酷极了!”

 

“我希望你在这儿等我回来,哥哥。”

Loki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故意把“哥哥”这个词咬得重了些。

 

讲课对Loki来说并不是件难事,恰恰相反,巧舌如簧的邪神十分擅长这类嘴上功夫,撇开他的那些“小毛病”,他的确是个无所不知,知识渊博的神。不仅如此,在不对中庭人造成威胁的情况下,他俊俏的外形其实是非常讨喜的。听课的学生给足了他面子,都在聚精会神地听他讲建筑史。

 

人类的历史在九界中如沧海一粟,即便微渺又短暂,但Loki也能记住其中一些。他靠在讲台前方,刚讲到Parthenon Temple就被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一边继续讲,一边拿起手机查看消息。

 

-我来找你了。

-你用的谁的手机发消息?

-Tina.

-谁是Tina?

-你才刚见过她。

 

Loki用牙咬断了最后一句词,刚好把有关雅典民主政治的总结句吐了出来。他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把他的哥哥丢在那儿,就像把一块肥肉丢向了饥肠辘辘的野狗。

 

然后有人敲了敲教室门上的那块小玻璃,Loki转过头,雷神那小半张蠢脸就撞进了他眼里,Thor还笑着对他挥了挥手。

 

“今天提前下课,你们可以走了。”

匆匆丢下一句话后,Loki快步跑出了教室。生怕失忆的Thor又惹出什么乱子。

 

有一种奇妙的扭转在他们之间发生了,从前都是他正直却笨拙的哥哥追逐着他的背影,和邪神的一千张面孔,一万个鬼点子斡旋,而如今他却成跟在其后牵着Thor衣摆的人。

 

这只是一种权衡利弊后的妥协,Loki反复在心底强调这一点,就差用笔写在上边了。

 

“我不是叫你待在办公室里吗,哥哥?”

虽然他俩现在是假装成兄弟关系,但Loki喊得未必也太顺口了点,一想到他和他哥哥的那层关系,Thor难免觉得有些说不清的微妙。

 

“好吧,那儿实在太无聊了,比在家里还无聊。”跟在Loki身旁的Thor偷瞄了对方一眼,只看到了快抵上镜片金边的浓密睫毛,然后他补充道:“除此之外,和一位过于热情的老师共处一室并不怎么好受。”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挺乐在其中的,Loki想道。

 

他们拐弯走过连接两栋建筑的长廊,暖黄的日光伏在他们脚下,像一片明亮的湖。在拐角处,他们和其他几个人撞了个正着。正拿着文件和身边人解释的博士抬起头,看了看僵在面前的Loki:“你好,有什么事吗?”

 

显然,Loki刚刚纠正了自己对这个宇宙的一个误解,他面前站着的就是那个失控后会变得又大又蠢的野兽。这意味着复仇者联盟那群怪胎在这儿也是存在的,但他们似乎都成了普通人,也不认识他和Thor。

 

头发发灰的博士盯着Loki,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真眼熟,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迫不及待想离开的Loki浑身汗毛直立,他不得不停住已经迈开的步子,强装从容地和Banner握了握手,回答:“Luke Laufeyson,主修建筑史与艺术史,和你的专业应该没有多少交集,不过还是很高兴见到你,博士。”他用眼神点了点Banner手上有关光核反应中巨共振现象的报告。

 

“那真奇怪……我也很高兴见到你。”Banner又看了Thor两眼,然后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

 

虽然Thor失忆了,但他日益敏锐的洞察力却在恢复,他察觉到了Loki的异样:“刚才那个人,我也觉得他很眼熟,你认识他吗?”

 

Loki闭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把那段让人后怕的记忆也从脑子里涮出来一样,他果断地回答:“不。”

 

他们走出了大厅,顺着路走到了建筑背面的一大片草坪上,有几个社团正在举报活动,到处都撑着遮阳伞,摆着桌椅,有个站在桌上的男生正在把卷成筒的杂志当成喇叭,大声地唱歌,下面一群人围着他起哄。

 

Loki的脚步很匆忙,避之不及地绕开那些叽叽喳喳的学生。和他相比更为悠闲的Thor不得不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开口喊道:“嘿,你要去哪儿?”

 

“回去,或者去商场。”Loki拉了拉自己的衣领,打量了一下身侧的Thor。现在是深秋季节,但一件白T恤似乎对他来说绰绰有余了,Loki改口道:“看来你不需要买衣服。”

 

Thor跑了两步,迎着午后的明媚阳光站到了他面前,伸手想去握他的侧颈,察觉到这个动作或许过于亲密了以后,Thor还是只拍了拍Loki的肩膀:“别这么紧张,我觉得在这儿多待会儿也不错,我喜欢你们这儿的校园生活。”

 

我看你是喜欢朝你抛媚眼的学生,噢,还有那个叫什么的女人来着,Tina,刚认识的Tina之前还有一百个Amora,十个Sif,一个Jean,她们都没有区别。Loki腹诽道。

 

“还能多了解了解你,朋友之间就是应该如此,虽然我这儿一片空白,没什么好了解的,你知道的。”Thor的口气非常坦诚,就像他从前劝说Loki改邪归正时一样掏心掏肺。

 

Loki想翻个白眼,他不知道Thor到底是怎么定义朋友的,他不过才和失忆的雷神认识了一周不到。

 

他的蓝眼睛因为过于强烈的光线而眯上了些,透出一股无由来的深情:“和你待在一起真的挺好的,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怎么形容呢……”Thor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息息相关的命运?”

 

这次Loki的讥讽迟到了,他怔住了,看着Thor眼里自己的倒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他不再是Loki了,不是Thor魂牵梦绕的影子,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不能反悔。他移开眼神,用他一贯优雅又疏离的语气说:“不不,我和你不一样,可能听起来有些伤人,但你的确只是个磕坏了脑袋的流浪汉,我们本不该有交集。”

这都多亏我的善心大发。

 

 

“小心!”

两人脚边草地上的旱喷泉突然迸出水花来,Thor 将Loki一把搂进了怀里,用自己的背脊挡住了四溅的喷泉,他的T恤被淋得湿透了,紧贴着他轮廓分明的肌肉。

 

陷进Thor的怀抱里比被淋湿更糟糕,Loki始终难逃一劫。他快要窒息了,闻不到一丝一毫味道,但却能感觉到属于Thor的信息素被他吸进了肺里,盈满了他身体的每个角落。他的心鼓噪着,几乎要震断每一根血管。

 

口哨声从不远处的人群中传出,那群好事的学生看到这一幕后误会了他们的关系,一个劲地朝Thor挤眉弄眼。

 

Loki像块软绵绵的橡皮一样贴在他胸口,Thor看怀里的男人有些不对劲,晃了晃他的肩膀,问:“你怎么了?”他就知道Luke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许是Omega的体质使然?

 

“没什么……我得去下卫生间。”Loki的脸还埋在他胸膛上,声音沉闷。

 

还算体贴的雷神扶着他往回走:“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像在烧什么香料。”

 

现在Loki可以确认自己和Thor已经互相标记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它的的确确发生了。但他们两人之前都没有察觉到,或许因为他俩的种族过于特殊,所以伴侣间互相吸引的情况也存在“潜伏期”。

 

这都只是Loki的猜想,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一直以为自己少年时的疯狂举动都是徒劳,他与命运鏖斗的战役无数,这只是其中必败的一场。

 

但如今昔日的城池失而复得,又升起了属于他的旗帜。

 

现在已经到了晚餐时间,地下图书馆的卫生间里空无一人。即使Loki的两条腿软得像抽了骨头一样,他也不愿意再让Thor搀扶自己。一进了男厕的门,他就踉踉跄跄地冲进了最近的隔间里锁上了门。

 

如此慌张失态的Loki并不多见,这让Thor觉得有些好笑,他站在盥洗池边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会儿自己,觉得似乎应该说点什么缓解沉默的尴尬:“你还好吧?要不等会去医院看看?”

 

过了大概半分钟,在Thor以为Loki不想理睬他的时候,传来了一声短促的回应:“嗯……不用。”

 

一只车轮胎


这一声响惊得Thor转过头,顺便还打了个喷嚏,穿着件湿透的T恤还是挺冷的。然后Loki平静的声音从隔间里传了出来:“我认同你说的每一句话。”

 

当你厌倦了听别人赘述他的观点时,用这句话去敷衍他再适合不过了。

 

“看来你还是需要一件外套的。”

 

“什么?”

 

拉开门走出来的Loki一身西装笔挺,他抬起眼看着不明就里的Thor,笑了笑:“作为朋友,我陪你去商场买些衣服。”



-


过渡章 下章要打怪了!



 
标签: 锤基 Thorki 雷神
评论(12)
热度(243)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 奶霜发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