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洛波洛斯之旅 04

《Thor:Ragnarök》

无性/Alpha!Thor/Omega!Loki


*HE中篇连载中/半现代AU


「Loki获得了Thor的临时标记,两人又遭遇了灭霸的追兵,Thor在见到Loki的原形后找回了记忆。」

刚才发的被和谐了 补一个

-

01 02 03

-


Loki喜欢引人注目的感觉,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像暗淡的气体、尘埃中最惹眼的那颗恒星,然后他会为自己的明亮而沾沾自喜。但他一点也不喜欢收敛起自己的光芒,然后被丢进人潮中。就像现在,他带着Thor去了第五大道,即便目的地是奢侈品门店,也避免不了在往来的人群中穿行。

 

这家他颇为中意的店面装潢以白金灰为主,环境灯不算明亮,柔和得恰如其分。除他们外,只有两三个人在挑选陈列的箱包。Loki带着东张西望的Thor去了三楼。从一堆花哨华丽的衣服中挑出几套适合Thor的西装花了他不少时间。

 

接下来就轮到Thor对着衣服犯难了,坐在沙发上的Loki没有一丁点儿要帮助他的意思,Thor也只能硬着头皮进了更衣间。

 

Loki几乎可以想象Thor手忙脚乱穿衣服的样子。之前来中庭时,他不是没有试过给Thor变出身正装来,但要想大大咧咧的雷神穿好西装,比给他套上项圈还要难——他用会把自己的领带扯开,或者弄丢领针。

 

等待的时间并不久,但Loki却觉得十足的漫长。他跷起了一条腿,隐约感到某种焦虑。然后他不自在地挪了挪坐姿,挺直了脊梁,温暖的湿意便从身下缓慢地浸开。

 

该死,他就知道不合时宜的热潮不会就此打住。幸好门店里的工作人员都是Beta,并且站位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但Loki能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泄露有多严重,他不能再让Thor闻到这个味道,用法术掩盖气味虽然有些耗神,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过了大概半个世纪,Thor才终于搞定了其中一身西装,拉开门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他哥哥的身材和体格也是完美得过分,因为长年累月的征战和打斗,使得Thor比Loki要壮上一圈,但在剪裁精良的灰色西装包裹下,打在他身上那些有关蛮力和鲁莽的标签都变得模糊了,只衬出了他的高大优雅,宛如天神。

 

Thor顺手从展示柜上抽了一副墨镜戴上,他走到了Loki的面前,整理着自己的袖扣,露出一个笑容:“怎么样?”

 

原本低着头沉思的棕发男人把目光移向了Thor,抵着手指的嘴唇开合:“还不错。”他站起身来,走到Thor面前拉了拉对方的领带。Thor以为他是要给自己整理衣服,但Loki用上的劲却足够把他拉得前倾。

 

“跟我进来。”Loki小声地说。他几乎把Thor胸口那根宝蓝色的领带拉出来了,转身就扯着Thor往更衣室里走。Thor猜不到他想干什么,可两个大男人一起挤进更衣间里还是有些怪异。他心虚地回头张望,刚好撞上了店员惊恐的眼神。

 

来不及为旁人的目光感到尴尬,他俩就一起挤进了更衣室里。其实这里还算宽敞,并不像普通商场里的隔间一样局促,容下两个六英尺多的成年男性绰绰有余。但行为反常的Loki猛地把Thor推到了墙角,用双手撑在背后的镜面上,限制住了他的活动范围。

 

【临时标记】

 

他都干了什么?

Thor知道自己必须住手,立刻住手,但他却无法抗拒自己的本能,就像饥饿的人需要食物,干渴的人需要饮水,虔诚的信徒需要默念神的名号,而他需要和怀里的男人合二为一。

 

毕竟他还不知道自己和Loki如同两颗同一星轨上的天体,永远无法摆脱相互的引力,疾驰而来的光锥注定会将他们掠进同一段命运中。

 

Thor只知道照现在的情况,只要他一松口,Loki必定会吻住他,而他也无法抗拒这样诱人的邀请了。

 

一种奇异的分裂感撕扯着Thor,他肉体的欲望和灵魂的渴求割离开了,他无法否认自己被Luke吸引,却又深知梦中那个影子才是自己真正的伴侣。

 

就在这时,试衣间里的灯闪了两下,然后熄灭了。临时标记缓解了Loki的热潮反应,他脑子里理智思考的部分已经恢复了工作状态。起初,Loki还以为这又是Thor的力量波动引起的电力失稳,就像他炸了公寓的吊灯和Loki的电脑一样,但随后传来的蜂鸣声却让Loki意识到了问题并不简单。

 

他站稳了脚,脱离了Thor的怀抱,警觉地朝上方看去。蜂鸣声越来越响,然后具象化为振动,整栋楼都开始剧烈震颤,在一声巨响后,他们头顶所有灯都彻底熄灭了,黑暗从第五大道从这件门店开始迅速蔓延,灯火通明的繁华街区瞬间沦陷入夜色中。

 

绿色的紧急照明亮起,Thor也迅速从暧昧的气氛中抽身而出,他第一反应是离开这里,但却发现一旁的Loki凝视着头顶的楼板,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

 

“快离开,你在干什么!”

 

Loki没有看他,平静地回答:“跑不掉的,不如等他们来。”

 

接下来的事立马印证了他的话,他们头顶的楼板开始崩裂,像一块易碎的石膏一样被未知的力量击碎,他们所处的三楼就是建筑的顶层,现在它的顶部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只只笨重庞大的怪物从空中砸下,落在他们五米开外。

 

尘灰呛得Thor咳嗽了起来,他从不断坠落的瓦砾和水泥中看到了一抹闪烁的金光蹿过,Luke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站在Thor面前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高挑的身材分明是Luke,却又不是。他穿着皮衣和绿披风,黑色的长发被风扬起。

 

Thor头疼欲裂,时空裂缝中五彩斑斓的光穿过他的眼球,庞大的记忆复苏的过程太仓促,引起了他的知觉混乱。他捂住失明的右眼,大吼道:“Loki————!”

 

背对着他的Loki嘴角上扬,无声地笑了:“有什么事等会儿说吧,哥哥。”刚说完,他就抽出了惯用的两把匕首刺向咆哮的怪物。灭霸这次派来的追兵显然比之前的先驱者强了不少,不过宰杀它们还是在Loki能力范围内的。

 

另一只杂兵冲向了Thor,愤怒的雷神准备迎击,却被压倒性地砸倒在地,别说召唤雷电,他手指上连点火花都冒不出来。Loki注意到了身后的情况,小声地骂了句“该死”。看来他的兄长还没有取回力量,其他的追兵也发现了这一点,开始围攻Thor。

 

杀了这些怪物不难,但还要顾及变成凡人的Thor就有些棘手了。Loki不得不折返去为Thor解围。即使只剩肉身,Thor也还算耐揍,脸上虽然挂了彩,但他很快就站了起来。

 

“小心!”

Loki刚将刀刃刺进一只怪物的眼里,就听见Thor的喊声,他来不及躲开,但Thor冲上来挡在了他身后。本该挥向他的利爪落在了雷神的背上,温热的血溅了一地。

 

又一次,Thor救了他,虽然这样的攻击对Loki来说并不重,但他的哥哥总是会来救他,愚钝又执着的雷神永远都“恶习难改”。

 

他伸手拉过重伤的Thor,掷出一把匕首,金色的刀刃贯穿了了始作俑者的头部。情况紧急,Loki不再执着于近身肉搏,而是用上了魔法,很快就解决了大部分追兵。但Loki也负了伤,他腹部的皮革破了个大口子,露出的肌肉上遍布着血痕。最后一只先驱者被他割开喉咙时,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吐了他满身血。

 

腥臭的红色液体腐蚀性不小,让他身上的伤口火灼一样疼,尤其是他的腹部,那些血液像有生命的活物一样形成了一道道怪异的图腾,显露出他皮肤原本的蓝色。

 

Loki连忙擦掉了那些血,却发现那些条形图腾还在生长,一直蔓延到他的胸口,让他看起来像一樽被蓝丝缎绑起来的白瓷器。

 

“我找到你了。”

“你永远逃不掉,诅咒会吞噬掉你的法力,还有你的心智,在我收拾干净这个宇宙前,好好享受你剩下的时间吧。”

灭霸的低语在Loki的脑中响起。他意识到自己落入了这位暴君的圈套中了:灭霸并没有指望用这些杂鱼解决掉神兄弟二人,他要的是一个机会,在Loki身上播下恶种的机会。

 

在“有仇必报”这一点上,Loki和灭霸的确非常相似。看心高气傲,胸有成竹的邪神日益衰弱,失去法力,然后操控他的心智,让他和自己的兄弟,Asgard最后的神王自相残杀——和他们过去小打小闹的矛盾可不一样——这真是一出完美的报复。

 

在警察赶到之前,Loki带着昏迷的Thor离开了一片狼藉的第五大道,回到了公寓里。复仇者联盟那群怪胎向来都会在拯救世界的路上留下一堆烂摊子,Loki就更不会有收拾现场的闲心了。

 

他破例把Thor面朝下地放在了自己床上,那身不便宜的西装背后已经破烂不堪,沾满血迹。治愈魔法是Loki最厌恶的法术,但作为继Frigga后Asgard最优秀的法师,Loki多多少少也会一点,治好Thor背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只花了他几分钟时间。

 

真正的难题是,他到底要不要抹除Thor复苏的部分记忆?

 

沉思的邪神将手掌伸到了哥哥的脖子下,握住了他的咽喉。模糊的低语在他耳中回响,Loki知道那是灭霸的诅咒生效了,他企图用自我意识与之抗衡,但他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掐紧了Thor的咽喉。他费了不小的劲才逼迫自己送来了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中了他人的法术,这让他面色发白。

 

看来他的小游戏要告一段落了。

现在的Loki对于身为凡人的Thor来说就是最大的威胁,而Loki短时间内也无法解开这个连他也闻所未闻的诅咒,他只能尽可能地远离Thor,然后自己想办法在法力衰竭前解决这个大麻烦。

 

如果他不抹去Thor的记忆,那么醒来后的雷神还是会对他穷追不舍。换做从前也顶多是挨几下他的刀子或者被丢下千米高空,这些几乎伤不了雷霆之神丝毫。但现在Thor什么都不是,他的力量不知所踪,只是个空有一腔热血的凡人。

 

做出决定的Loki将手移到了Thor的脑袋上,他知道Thor听不到自己的话,还是喃喃自语道:“你看我多为你着想,哥哥,我几乎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Thor无意识地说了几个词,为了听清他说了什么,Loki俯下了身。

 

“不,Loki……我们可以一起……”

 

或许Thor说了太多次“一起”这个词,从小时候的“一起玩”、“一起学习”到后来的“一起回家”、“一起对抗邪恶”,这个词总让Loki心里五味陈杂,每次他都会在心里嗤笑兄长的天异想天开。

 

但这次Loki却笑不出来了,他想起他也曾经憧憬过Thor口中的“一起”,但他深知,人和人总会有分离。在窥见了他和Thor完全背道而驰的命运后,他更坚定了如此的想法。

 

为了扼杀不必要的留恋,他用和Thor对立的词语标榜自己,将他们之间的裂缝撕扯成鸿沟。与日俱增的距离把他打磨得越来越尖锐,他比自己的金匕首更锋利,手起刀落,再一次斩断他们的“一起”。

 

漆黑的房间中亮起了一团金色的光辉,那是从Loki掌心中发出的,然后属于Thor记忆的光从他的指缝中升起,变成金色的蝴蝶,碎在了夜色中。Thor复苏的记忆还很混乱,并且不稳固,已经被Loki消除殆尽了。

 

本该失去意识的Thor突然抓住了Loki的手掌,闭着眼含糊地喊到:“别走……别离开我。”

 

Loki的手指颤了颤,然后握紧了兄长的大手。他闭上眼,进入了Thor的梦境中。

 

“啊——!”

站在Frigga身旁的侍女们尖叫了起来,只有Hlin*稍微镇定些,她小声地呵斥道:“安静!”

 

众神之后站在金白交织的云网中,她慈爱又无奈地看着台阶下一地扭动的蟒蛇,又看了看黑发的少年——Loki抬起眼看着她,腼腆又不失骄傲地笑了起来:“我做到了,母亲。”

 

对于一个不满百岁的少年神来说,能使出如此逼真的魔法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了。她看似羸弱的小儿子终于体现出了他的才能,或许有一天会成为一位比她更强大的法师。

 

Frigga抬手一挥,消除了地上骇人的幻象。可她又不得不担心,尚且年幼的Loki对正统的魔法毫无兴趣,总是去钻研一些类似于黑魔法的禁忌法术。

 

她弯下腰,用尽可能温柔的语调说:“你做的很好,令我骄傲。”然后她摸了摸小儿子柔软的黑色短发:“但是,Loki,你应该多听听Eira*的话,学些正统的法术,她很擅长治愈……”

 

神后的措辞再委婉,也难免触痛了敏感的少年。他脸上的喜悦变成了沮丧,翠绿的大眼睛里泛出泪光,小声又委屈地说:“我已经很努力了。”然后他转过身跑出了水晶宫,一众侍女追了上来,却只捉到他的残影。

 

通晓一切的Frigga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消失在宫殿尽头,她制止了她们去追,转身走回织轮旁,留下了一声叹息。

 

赌气的少年邪神一路狂奔想逃离金宫外的四季常青,他不理会任何一个招呼他的人,像一阵执拗的风一直跑,直到跑进了一片璀璨的金黄中。他穿过麦穗之海,在里面带起一层层波浪,来到了正在落叶的悬铃木林下。一只金毛的野猪正在打盹,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调皮的Loki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在另一颗树旁坐了下来。

 

这里是稼穑之神Frey的地盘,但他却不见了踪影,或许又去Jotunheim猎杀霜巨人了。在这块丰饶之地上万物都静止在收获之时,悬铃木落尽了叶就会开始回溯,Loki正好碰巧遇上了这个奇观。他眼前满地的落叶轻飘飘地飞了起来,打着旋,回到了高耸的树枝顶端,像一片壮阔无比的金色瀑布倒流而上。

 

“嘿!找到你了。”

看得入神的Loki没有注意到身后冒出来的人,他吓得微微一颤,然后迅速镇定下来,绷出一副少年老成的稳重模样。

 

金发少年比他高一些,但也不过百来岁,嗓音还透出股雌雄莫辩的清脆:“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Loki看着他一张笑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气鼓鼓地别过了头,将身子挪得背对Thor。

 

“你看!今天父王给我的金苹果,他说如果我明天能驾驭住神马就把Frey的马送给我!”Thor从马甲里掏出来一只金光闪闪的苹果,但Loki显然不想看这个,也不想看到他的脸。

 

越想越委屈的Loki转过头来看着哥哥,喊到:“这不公平!你连骑马都没学会,我已经会高阶魔法了,为什么他们还不满意!”他的眼眶就快难负重荷了,两滴泪珠在其边缘上摇摇晃晃,只要Loki眨动羽睫,它们就会变成坠地的珍珠。

 

“有什么不公平?!你还不是不会……”争强好胜的少年雷神还没把反驳的话说完,就被弟弟泫然欲泣的神情堵住了嘴,他把“骑马”两个词咽了回去,改口道:“什么魔法?我看看呢?”

 

懒得多费口舌的Loki打了个响指,几条黑得发亮的小蛇就凭空出现在了金发少年的肩膀上,它们游动着,对着Thor凶狠地吐出红信。但出人意料的是,Thor并没有表露出恐惧或是愤怒,反而是惊奇地摸了摸小蛇的脑袋。他转过头,兴奋地看着Loki:“它们真可爱!你怎么学会这么厉害的魔法的?!”

 

那双蓝眼睛里的崇拜没有丝毫虚假,Loki偏过头去擦眼泪的动作顿住了,他没有得到其他人的夸奖,却因为哥哥的一句称赞而心花怒放了,Loki不想承认,但他的确一点也不难过了。

 

他抬起头,又变回了那只高傲的小黑豹,明知故问:“是吗?”

 

“你能教教我吗?”Thor抬起手,看那几只黑蛇在他的手臂上打着圈。

 

“你靠过来点,我会告诉你的,哥哥。”Loki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看似真诚的微笑。

 

从小就诚实正直的雷神没有一丁点防备地靠了过去,然后他收到了另外一个意外惊喜——Loki捅了他一刀。虽然对于肉体坚韧的Aesir神族来说,就算受伤也很快就会痊愈,但这却让小小年纪的Thor伤了心。

 

眼疾手快的Loki从他手里抢走了金苹果,在他耳边得意地笑:“你先从躲过我的刺杀学起吧。”

 

这只是属于他俩故事开端中的一个片段,但这却没能成为一个转折。Thor没有学会对Loki多加防备,也没有学会疏远离经叛道的弟弟。他永远在被戏弄,被伤害后死性不改。毕竟他的弟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知晓他所不知的事,会施展神秘的魔法,连喜怒无常的心性都成了他的魅力所在,就像一个装满了未知的魔盒。少年Thor伸手摸索着,一边被其中的刀锋利刃割得雪雪呼痛,一边迷恋偶尔掏出的糖果与蜂蜜。

 

他们如光与暗,如日与月。

Loki一直都留存着脆弱与高傲,这些特质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变本加厉,而那时的Thor的自大狂妄为还未见端倪,他的心中还有足够的空间去纵容Loki,溺爱Loki。Loki嫉恨,Thor便去哄。Thor信任Loki,Loki便去骗。少年们对这样的循环乐此不疲,把它变成了一场无休无止的捉迷藏。

 

但在更多时候,神兄弟的童年都是如影随形的。

他们在白蜡树下密满的花毯中相依相偎,在漫天星火的山巅上放声歌唱,在潺潺流动的生命泉中嬉戏玩耍。他们吻对方,就像吻自己的手背一样亲昵。他们将互相的头发辫在一起,就像在编织黑夜与火光。

 

梦境的片段变得越来越模糊混乱,Thor快醒了。

 

金发的少年越长越大,就快跨过成年的坎。他在金宫中奔跑着,落日已经坠到了地平线下,火光燃透了重重红霞。Thor回过头,只看到根根高耸的圆柱支撑着宫殿的穹顶,它们投下深重的黑影,割开铺在地上的余晖。

 

他反复喊着Loki的名字,无尽的深廊还给他的,却只有空洞的回音。

 

成年邪神站在那片黑暗的尽头上,注视着他无措的神情,缓缓闭上了眼。

 

 

-

1 北欧神话中Frigga的侍女,职能是安慰众人的苦难,倾听世人的祈祷。

 

2 北欧神话中的医神。


 
标签: Thorki 锤基 雷神
评论(14)
热度(213)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 奶霜发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