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洛波洛斯之旅 07

《Thor:Ragnarök》

无性/Alpha!Thor/Omega!Loki


*HE中篇连载中/半现代AU


 「 稍纵即逝的两情相悦。」


01 02 03 04 05 06


-

在记事以来的数百年中,Loki从未觉得自己有过如此惊人的勇气,或者说勇气从来都不是属于他的致胜之道。在他的认知里,那是他哥哥的标签。只不过如今他也开始步Thor的后尘了。


精明的邪神变得放肆随意,不再患得患失,也不权衡利弊,能够决定他言行的只剩下心底最后一线的执着。每天醒来后,他都会看到桌上的瓶子,然后他会执拗地对着那瓶药水说“不”,仿佛对着它就是对着众神之父,或者其他轻视他、否定他的声音说“不”。


他这样做并不仅仅为了自尊,也是为了保全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他生命的延续,同时也是他和Thor联系的证明。


邪神尚且温和的反抗态度并没有招来Odin,来的人是他万万想不到,却又是他唯一想见到的人——Thor,准确来说,Thor是锒铛入狱的,而且就被丢进了隔壁的牢房里。他从一个凭空撕开的洞里掉出来,砸在地上,他狼狈地站起来,通红的披风裹在身上,活像一颗轰然落地,尚未熄灭的陨石。一道无形的墙横在他们之间,亮了会儿又熄灭了。


为什么要把一触即燃的干柴和烈火放在一起?Loki不明白Odin这么做的用意。


被囚禁久了,Loki也失去了整日拾掇自己的兴趣,一头柔软微卷的黑发已经长到了及腰的长度,随意地散开来,像一匹光滑精致的绸缎。他站在床边,瞟了一眼隔壁的“新室友”。多半是Thor又惹恼了神王,他的雷神之锤被收缴了,刚一进来就情绪激动地冲过来询问Loki的状况,甚至想赤手空拳地打破那面金色的法网。


Loki本不想理他,但还是没忍住,出声阻止了他:“别犯傻了,你想把手烤焦吗?”


“我没那么容易受伤。”Thor粗声粗气地回答,但还是听话地收回了手,他在网前来来回回地走,似乎想以此引起Loki的注意。


把雷神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的Loki偏偏一眼都不朝他看,而是坐在床沿上,把玩起那瓶日日夜夜让他心神不宁的药剂,明知故问:“你怎么也被关进来了,哥哥?”


“我告诉父亲让他放了你。”一想起这事,Thor就怒火中烧:“他老得糊涂了,冥顽不化。”


Loki几乎都能想象出兄长和父亲争吵的模样了,年轻的雷神从小顺风顺水,吹捧与喝彩像空气一样包围着他,无处不在,他根本不懂得如何与神王巧妙斡旋,讨价还价,只会在不顺遂他心意的时候全力抵抗。他的哥哥一点也没变,躲在伟岸庞然的身躯里的还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噢,你真是错的离谱,伟大的众神之王怎么会糊涂?这原原本本错就在我,可怜的皇储就这样被我玷污了。多么可悲的事实,多么可恨的罪人,你看到我的脸不会觉得恶心吗?不会想起那些可怕的夜晚……”


Thor实在听不下去Loki添油加醋的演说了,也看不下去了,Loki的表情他看的一清二楚,一种尖锐却脆弱不堪的倔强在Loki的脸上绷紧了,他每说出一句话,就像往自己的胸口——正正当当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下一刀,鲜血四溅,剧痛让他咬牙切齿,面目微狞,却又更加坚决。


“够了,别说了,够了!”雷神大吼道,一拳锤上了无形的隔墙,法术的反弹也不能奈何他,甚至那墙都被砸出了几道裂痕。Loki硬着头皮,伫在他面前和他争锋相对,但泪已经悬在他眼里了,Thor又心软了:“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你再和我去见见父亲,也许再多说一句,或许两句,他就会收回成命。”


无可救药,实在是无可救药。Loki又气却又想笑,不想再和他就这个问题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你根本不明白这对我而言有多重要,对Odin而言,对Asgard而言有多么严重,你何必做这一切毫无意义的努力?别告诉我是因为你的责任心和兄弟情,我更愿意理解为你的无知!”


“我……”雷神迟疑的开口,少见地斟酌起了用词:“我不知道……这些天我想了很久这些问题,包括你刚才问的和你之前在Svartalfheim问过我的,我和你毫无疑问已经辜负了父亲,辜负了所有人,这是罪行,我们都应该为此羞愧。”


他说的每一个词都割痛了Loki的神经,Loki的眉毛拧得越来越紧,薄唇绷成了一条锋利的刃面,好像下一秒就会弹出滔滔不绝的反驳。


Loki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面对挚爱之人,每一寸刻骨铭心的心动都成了心痛,每一句发自肺腑的爱语都成了恶言。


可Thor的话锋却突然一转:“但我明知道这都是错的,但我却不能阻止自己想起你,关于你的一切,我们小时候的事,后来每次宴会结束后发生的事……或许你施的法只是加快了它的发生,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还是会犯下这些罪。”


那瓶药剂被Loki翻转了过来,血红的液体在玻璃瓶里翻起小小的浪,他双目睁大,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向那两汪蔚蓝的海里。


多疑的邪神还是不相信,他戏谑地揶揄兄长:“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人们通常称之为‘爱’”他收起长腿,站起身来走到Thor的跟前,抬头看着高大的兄长:“你爱我吗?”


他终于问出口了,这一句话,四个词。

三分玩笑,七分认真。


Thor也与他对视,毫无畏惧,还保持着一反常态的沉着:“我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定义这种感情,如果要计较它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能肯定比你变成蛇戏弄我,用匕首捅我更早。”


即使是Loki,此时此刻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话来招架Thor突如其来的表白了。他倔强地偏过头,努力压下在喉头翻滚的哽咽,但却无法吞回眼眶里晃动的水光。


Thor笑了起来,他目光温柔,问:“你感动得快哭了吗,Loki?”

咬紧了槽牙忍耐泪水的Loki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闭嘴。”


他的哥哥居然从一万片无用的纸屑中找到了唯一一个无可替代的正确答案,Loki以为自己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听到的话,被Thor亲口说了出来,就如此真切,如此郑重地站在他跟前五步之外。


Loki终于屈服了,他和Thor坐在两个房间靠近的墙角里。巧言善辩的邪神默不作声,而向来口舌笨拙的雷神却滔滔不绝的讲着,将他们的儿时趣事悉数讲来,Loki会露出不屑的笑,但有时也会真心实意,不自觉地微笑。


他突然打断了Thor的话:“我想离开这里,我能感觉到我不属于这里。”


Thor顿住了,低声说:“你知道这是不可能……”


突然直起身的Loki面向他,郑重地说:“如果这一切都不再存在呢?没有Asgard,没有众神,什么都没有,只有你和我。”


“你愿意带我走吗?”


他怎么能再拒绝,他怎么忍心拒绝?

世界尽数褪去颜色,只剩下那双翠绿欲滴的眼,他苍白的肌肤,漆黑的长发,瘦骨的棱角,他的美与他的才智一样举世无双,也不被万物认可,如一尊被信徒抛弃的旧神之像,潮湿而衰老的梦境中,这尊神像稳稳伫立在那万世代的终焉上。


所向披靡,大杀四方的雷神死去了;肩负无上荣光,万民敬仰的至高神之后死去了;狂妄自负,不可一世的Thor Odinson也死去了。只剩下他站在一片虚无中,手捧Loki——他至亲至爱之人——的真心,他怎么会不爱Loki?


然后他高声起誓:“我愿意。”

听到这句话后的Loki终于安心了,死而无憾似的合上了眼。


他们的手掌隔着滚烫的墙,五指相贴。

他们像是失去了痛觉。



*

雪?

是云。


牢房里突然飘起了白色的云絮,将Loki和Thor隔开的那道金网也消失了,一个他们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在朦胧的云雾中出现了——Frigga。她眼神里化不开的忧愁越来越浓重了,在两个儿子身上游动。


Loki这才想起来了一件事,明天是他和Signy成婚的日子,尽管这是Odin单方面做出的决定,但他没有反驳的权利。他一扫方才的动容,警觉地看向母亲,问道:“父亲改变主意了?”


Frigga摇了摇头,说:“Odin会使用一些强硬手段让你喝掉它的,Loki,喝掉它吧。”


“他的第一个强硬手段就是你吗?”Loki报以一声冷笑。


多说无益,Frigga颔着首,右手轻挥,氤氲在两间牢房里的云翳轻快地转动起来,越织越密,那一片白茫再散开时,他们周围的场景已经变换了——他们又来到了金宫,这坐落在神域心脏上的神霄金阙却总肩负着审判的使命,和炼狱并无不同。


Frigga退了几步,站到了Odin的身侧。而神王一如既往的威风凛凛,永恒之枪的底端被他狠狠砸向地面。


第一声,他的身后升起三轮烈日,光辉之夺目几乎要照亮世上每一角黑暗,让阴影无处藏匿,炽热的光点燃了金宫所有的灯火。


“你们罪孽深重。”


第二声,空旷的大殿中升起无数魂灵的火焰,它们身躯巍然,个个齐天般高大威严,抖落下如雨的金光,站在神王神后两侧的是诸神先祖——Buri和Borr,它们目光森然又冰冷,注视着身怀罪孽的两位少年神。


“你们不知悔改。”


第三声,山摇地动,Thor脚下的地面裂开,比恒星炸裂更耀眼的白光从九万里高空轰然砸落,贯穿了他的身体,金宫中亮如永昼。

“如你所愿,一视同仁。”


Loki终于忍不住出声了,他大喊,他嘶吼:“不!”他心急如焚,造成了法术爆发,身后的摆饰都被无形的狂风震开,唯独无法波及到站在光中的雷神,无论他如何努力都不能再近一步,他知道这不过是蚍蜉撼树,但他别无他法。

即使雷神再怎么神通广大,也还是扛不住诸神之王的神罚,他的脊梁再承载不住星云的重量,双膝一软,重重地跪向了地面。创世的力量可以塑造神,也可以毁灭神,Thor的神格与灵魂几乎要被这股力量撕碎了。


剧烈的痛楚在Thor的脑中生根,然后疯狂生长,仿佛要汲干他所有的记忆与情感,迫使他跪倒在地,抱紧了头颅,反复嘶吼着“不”。但他又像每一位死而不降的勇士一样倔强,即使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也不服输。


“父亲……不要逼他……”

额头上如注的鲜血滑下,顺着Thor的眼眶滴落,如同血泪一般,他手指扣紧了地面上的裂缝,十指指甲尽数崩裂。


Loki跪在白色的参天光柱边,他的愤怒,他的悲怆,他的绝望在公正无私的审判面前一文不名,他大吼:“这都是我的过错,你审判我就足够了!”


但这都是徒劳,Odin是如此严厉和不近人情,任何眼泪和哀求都不能打动Odin坚如磐石的心。神王的决心不容置疑。他熟悉的父母,从前纵容娇惯过他的父母,如今变了个人似的,从头到脚都是陌生的魄力,Loki甚至怀疑他们也成了对自己诅咒中的一环。


久未现身的“命运”在此刻向Loki展示了自己的威力,它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来强迫众生接受它不可理解的意志。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邪神失去了最后一丝挣扎的力气,他热泪盈眶,高喊:“停下,父亲,停下。”


他的声音是如此的沙哑,唇齿被浓重的绝望黏住了,从中冲出了拉动破风箱一样吃力的话语:“我接受对我的审判,承认一切自己的罪行,这都和Thor无关。”


“Loki!不——!你不能……”

Thor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金宫。


Odin停下了动作,Frigga泪眼婆娑,咬紧牙看向自己的小儿子,目睹了他将那瓶血红的药水一饮而尽。空瓶落在地上,发出破裂的清脆声音。药效发作的过程很漫长,没有给Loki带来太多痛苦。但他还是难负重荷般缓缓跪了下去,蜷缩起了身体。极度的清醒让他感受到一种深至骨髓的剥离感,那是Thor和他的标记正在消失。这比拔筋抽骨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被打回空洞、孤独的原型,又成了那个站在滔天黑焰下无处逃匿的少年,与这个世界无牵无挂,孑然一身。


止不住的泪水从他翠玉一样的眼里涌出,好像他空空如也的身躯里连同了Ifingr无穷无尽的水源一样。Loki捂着小腹,竭力想阻止那股消逝的感觉蔓延到那儿——他要保住这个无人知晓的秘密。


当他再抬起头时,却看到了让他如坠冰窟的景象。

Frigga食言了。


神罚的光芒散去了,但金色的流光萦绕着Frigga的双手,一个Loki再熟悉不过的魔法阵在Thor的脚底浮现。大小各异的,金色的蝴蝶从Thor的身上抽离出来,它们扑朔着没有实体的薄翅起飞,数千上百只蝴蝶像汹涌的浪涛一样扑向Loki眼前。他看不清其后的Frigga和Thor了,只有那越来越稠密的蝶群散发出令人炫目的璀璨光辉,像撞向他的烈日,在他的脸上碎开。同时支离破碎的还有那些或轻或重的记忆,轻的像一次在星空下的双手交握,重的像一次暴雨夜的抵死缠绵。


在所有代表记忆的蝴蝶都化成金沙散开后,晕倒在魔法阵中的Thor也消失了,被传送去了该去的地方。


这也正式宣告了Loki的前功尽弃,他所做过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全身的力气都在这片刻消失得一干二净后,Loki垂下头,黑发散乱,死死地盯着地面上玻璃碎片,大颗大颗的泪珠砸在上面,将如血的液体都晕开。Frigga半跪下来抱住了他,颤声安慰道:“忘了这些吧,我的小儿子,一切都会过去的。”


崩溃的诡计之神张着嘴,里边没有声嘶力竭的哭喊,只有窒息般的抽气。他努力尝试着发声,却只说出了一句极微的质问:“你怎么忍心?”Frigga沉默了片刻,但Loki能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进了他的发间,然后神后回答道:“正因为我们是你们的父母。”


累积的绝望像蛰伏在海中的Kraken,终于在最后关头跃出水面将Loki拖下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他跪伏在地上,手中捏紧了被他砸碎的药瓶,汩汩殷红的热血从他的指缝中溢出,他感觉不到疼痛,只有心底疯长的恨在拉扯这具空壳。震耳欲聋的尖鸣在他耳中惊起,拉响了他的世界分崩离析的警报。


以至于他没有听到作为先知的Frigga剩下的话语。


你们不应当结合,这只会带来无可避免的,千千万万遍的灾难。


*


Loki心中最后一丝温情和他所有美好又有些贪婪的奢望、憧憬一同消失了,不留一丝痕迹,他恨所有人,包括对这一切无能为力的自己,也是这份恨意铸就了他——一个冷若冰霜、麻木残忍的邪恶神明。


他向全世界妥协,忏悔自己的罪行,虔诚地为其赎罪。他冷若冰霜,眉目俊俏,像只被擦洗得一尘不染的圣杯,众人只看到他华美纯粹的驱壳,却看不到里面盛满的恨,滔滔如海潮巨浪般的痛恨。然后Loki按部就班地参加婚礼,在Asgard所有神的祝福下走上红毯,踏上阶梯。他忘了一共走了多少阶,甚至不记得他妻子的高矮胖瘦。


Asgard晴空万里,火烧的云霞浮在碧空之上,金宫周围青鸟成群,繁花如海,众神欢呼高歌,掌声如雷。唯独Loki像是与世隔绝一般,面无表情地挽着Signy的臂弯,目不斜视地略过了所有人,他走得那么笃定,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早就失去了终点。只有在走到金宫的尽头时,他才抬起了头,和站在Odin阶下的雷神有了一瞬的对视。


在如此隆重的场合,他的兄长还编了发,金色的长辫中夹杂着Loki的黑发,穿着他神气的红袍和盔甲。Thor低着眼看他,却又像看进了一片虚空,Thor扯出一个令人生厌的憨笑,和其他一无所知的蠢货一样卖力的鼓着掌。


他的真诚无可置疑,他说:“祝贺你,弟弟。”


Loki怔住了,仰望着Thor眨了眨眼,一滴泪顺着他浓黑的睫毛掉了下来,但Thor并没有看见——他已经转过头去和Sif交谈了。


这一刻,Loki终于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他失去了Thor,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符号,一个代表Asgard的雷霆之神的符号。他苦苦浇灌的花朵来不及绽开,就被连根拔断,那些懵懂的感情,热烈的欲望都糜烂在了土里,化为尘埃。


突然之间,他那些想逃离Asgard的念头都烟消云散了。

毕竟这世上啊,无论去哪儿都再也找不出像他哥哥一样,如此高大,如此英俊,如此勇猛的神了。





 
标签: 锤基 Thorki 雷神
评论(38)
热度(226)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 奶霜发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