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事

源藏



世の中は三日見ぬ間桜かな

不见方三日,

世上满樱花。

 

*


七月的夏风仿佛从未停过,但也因为过于温弱而被人忽略。夜晚的岛田家府邸寂静而安宁,但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懂个中暗潮汹涌。

 

少年半藏本来在晌午练武的间隙想寻寻自己那顽皮的弟弟,却依旧是意料之中的落了空。 

 

源氏年纪还小,十四岁顶多在花村街巷的电玩厅里作威作福,他还不担心岛田家的小少爷会被其他街头喽啰欺负。

 

他头顶着星河明月,穿过黑夜里翠郁的竹林,折进曲径通幽的茶庭中,一旁错落的石潭上添水刚满了一回,竹筒敲出清脆响亮的声音,倾洒出一捧凉澈的泉水来。

 

夜风吹下落樱,连那樱也倾慕岛田家未来少主的吻一般抚在半藏饱满的唇瓣上,少年伸手捻下粉白的花瓣轻轻握在掌心里。

 

茶室前的憩台上趴着个熟悉的身影,源氏穿着白绿相间的衣裳,橙黄的围布被丢在一旁,仿佛累极了一般沉沉睡去。

 

潺潺静水流深和此起彼伏的虫鸣为岛田家的小少爷暂时抵挡住了一墙之隔外的本家纷争。

 

半藏手里攥着根未拆开的冰棍,是他喜欢的草莓味,不过源氏对这个并不感兴趣甚至有些排斥。

 

他走过去脱了木屐,轻手轻脚地坐在源氏身边,少了几分平日面对弟弟时的严谨肃穆。

 

黑发少年的额头上覆着层薄密的汗,半藏咬着嘴里粉色的冰棍,伸手替他去解衣襟,无意中拉得有些太开,露出少年结实而洁净的胸膛。

 

他的弟弟正在成长,总有一天会成为一棵枝繁叶茂,能荫蔽一方的树木。

 

冰棍因为半藏口腔的温热而融化成水,从他的嘴角倏地滴了下来,猝不及防地落在了源氏的眼睑上。

 

源氏醒了过来,用指头沾了沾眼皮上的糖水舔了一口,他睁开眼,正看到低头看着自己的哥哥。

 

半藏脸上多了几分平时少见的柔和,他齐颈的刘海如鸦羽一般在夜风中拂动,源氏从他发丝的罅隙中看到了漫天星光。

 

却都不及哥哥的一双眼眸。

 

源氏笑着将头枕在了坐在一旁的哥哥的大腿上,半藏一向较为宠溺他,在没有外人的地方都由着他的性子来。

 

“你不是不喜欢草莓味吗?”

 

少年爽朗的笑容明媚而热诚,他抬手用大拇指抹去半藏嘴角残留的糖水舔了一口,回答道:“哥哥喜欢就好了啊。”

 

他懵懂天真而纯粹澄澈,没有一丝污垢杂质,却让十七岁的半藏无由来的面红耳赤。

 

院子里的蝉鸣噪,却因为流水的声响合奏而也显得惬意闲适起来。

 

“明天跟我练剑,不准打电动了。”

 

“……诶?!……好吧……”

 

 

 

评论(2)
热度(145)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 奶霜发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