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四~五

源藏 


「半藏被半竜形态的源氏侵犯后,回到了现实中,临危受命去解决家族的危机。」


龙车


半藏倏地睁开了双眼,呼啸的夜风擦过他的耳背,他仍穿着之前的那件白色襦袢,虽然单薄,但常年练武的身体尚且能扛住后半夜的阴寒。

 

他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戴着的龙鳞。

 

为什么它又出现了?

他清晰地记得在源氏把他拖入幻境时,这片龙鳞消失了,而在现实世界中它却失而复得了,是否意味着这是界定现实世界与噩梦的物件?

 

回到现实的半藏看了看四周,发现脚下是麦冬草丛,他走了两步,身体一切正常,但他被源氏折磨羞辱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即使他的感官都在欺骗他,但半藏知道,这一切都真实发生过。

 

没多久,他就走出了林间小路,十米开外便是岛田家的大门,大路旁的石灯笼全数亮起,火光通明。家臣与武士们聚在一起,大名就站在进门后通往厅阁必经的石阶上,扶住面前浑身鲜血,简单包扎过的人与他交谈。

 

虽然那人的脸上满是尘土和血污,但半藏还是认出了他是谁——加贺泷。

 

本来和他一起行动的一条介雄却不见了踪影,看起来他们应该经历了一场恶战,并且惨败而归了,至少一条没有他这么幸运,不是做了俘虏,就是丢了性命。

 

“半藏,过来。”

大名一眼就看到了半藏,他似乎并不关心半藏是否成功了,将半藏叫到身旁后,让被打断的加贺继续说下去。

 

“我们没有找到长崎,码头地区被一个陌生的势力占领了,不是日本本土的黑帮。他们似乎是为了这次与智械有关的货物而来的。”

 

大名沉思了一会儿,长崎反水出卖了岛田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侧过头询问身旁刚跑回来的手下:“长老们怎么说?”

 

“长老们…爱莫能助。”

 

这当然是意料之中的,大名冷哼的一声,微眯起一双和半藏像极了的狭长双眼,眼角的褶皱没能让他看上去慈眉善目,反而阴沉沧桑了不少。

 

半藏也猜得到为什么长老们选择了袖手旁观,不管是这些位高权重的老家臣们,还是其他虎视眈眈的分组,他们都在静观其变。

 

这次的变故,无论如何都得岛田半藏亲自解决。且不说大名年迈,就算让大名去收拾这个烂摊子,最后畏缩无能的名声还是会栽到半藏的头上。

 

这是一个他必须握紧的契机,他必须证明自己有能力继承岛田家这个庞大的黑道帝国,否则就会沦为被各方势力分食的肥肉一块。

 

“码头那边现在情况如何?”半藏问道。

 

加贺抬手拭去糊在眼角快凝固的血,回答:“那个组织控制了所有的入口和港湾,他们的武器很先进,非常棘手。”

 

“今晚凌晨三点最后一批货物抵达港口后,他们应该就会撤离。他们想和我们谈判,加贺是他们的筹码之一。”

 

“现在几点?”

 

“零点。”

 

大名将身上象征家主地位的大纹羽织脱下,为长子披上,一旁的仆人已经取来了半藏的弓。半藏错愕地看着父亲,他对自己权利与身份如此迅速的交接感到不适应,但现实如此,他要面对的是真枪实弹的战斗,一次演练的机会都不会有。

 

在点了几位最出色勇猛的武将辅助半藏后,他们就在大名的目送下离开了。

 

夜空层云如盖,有风雨欲来的汹涌势头,没有人出声,众人都沉默地赶着路,半藏眉头紧锁,握紧了手中的弓。

 

他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内力量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但这并不足以使他惊慌失措,信心全无。即便借不来竜神的力量,他依旧是个所向披靡的武士。半藏向来厌恶智械那类死物,自负令他并不认为他们可以造成多少威胁。

 

他为什么会轻信那个戏弄羞辱他,让他卑躬屈膝求饶的怪物?

 

没用多久他们就抵达了码头左边的路口,集装箱堆积的一大片平地像个另类的迷宫,半藏一众人侧身藏在进门的铁丝网后,观察发现只有一些智械在巡逻,看似并没有加贺所说的凶险。

 

虽然说是谈判,但傻子都知道对方并不会以礼相待,他们必须暗中行动,夺得先机。

 

半藏抬手指了指方向,示意众人分成三个方向突入,他动身最快,在迅速地爬过了铁丝网后从双层集装箱上,趁下方两个智械转身的瞬间跳下,用复合弓的金属弦勒紧了其中一个的颈骨,用手将其拧断,并在另外一个发出警报前,将箭尖插进了他的大脑里。

 

两个智械一前一后发出刺耳地电流声摔倒在地,看上去短时间内无法被修复了。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那两堆破烂金属突然爆炸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也正是这声响立马暴露了半藏的行踪。

 

半藏骂了句该死,拿起弓开始朝集装箱更密集的地方狂奔,一路上一个同伴都没有遇见,这让他心中更加忐忑起来。

 

越靠近港口,就有越来越多的智械追杀他,不停地爬墙透支着他的体力,更蹊跷的是,一路上都没有活人来阻截他,难道这真是一个完全由智械构成的神秘组织?

 

半藏抬起头,拨开凌乱的长发,看到了不远处的吊臂上挂着一个人——是一条。

 

他得去救一条,如果一条葬身于此,或是他们带走了货物,都算他输。他只有两个结局:尽善尽美,一败涂地。

 

当半藏跑到吊臂下时却发现自己进了死路,四周的集装箱和他刚才见过的截然不同,完全无法攀爬,这明显是个陷阱。

 

现在她孤立无援,身后是追击他的智械大军,纵使他以一敌十也招架不住不知不觉中数量已经如此多的机器人。

 

“抬弓,半藏。”

 

这时,一个他最不愿听到的声音响起了,半藏回过头,却什么都没看到。这并不符合常理,虽然半藏并不知道自己死去的弟弟到底成了什么,但他知道源氏不能出现在现实世界中,他能做的只有引诱半藏进入他的梦境。

 

或许这只是他自己的幻觉。

 

“相信我。”

 

追得最紧的智械已经到了半藏十步内了,如此的绝境不允许半藏再多做考虑,他破罐子破摔般地抬起手里的弓,拉满时,那智械的脑袋都快贴上箭端。

 

他左臂上的图腾爆发出耀眼的蓝光,延伸着浮现出一只栩栩如真的竜,然后在他惊讶的目光下盘踞上箭身,在离弦的一霎暴涨成一只咆哮的巨竜,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而去。

 

那从他小时候听过无数遍的传说中脱胎而出的竜将成千上百的智械吞噬,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光芒散去后,只剩下一地的破铜烂铁。

 

半藏第一次见识竜神之力的威力,陷入了惊愕中,愣神了几秒后才轻声说了一句:“……如行云流水般。”

 

“让我看看,是谁来了?”

陌生的女声传来,半藏循声回头,看到吊臂下的集装箱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




评论(16)
热度(145)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 奶霜发糕 | Powered by LOFTER